《丑女神医:农门太子妃》穿越架空短篇小说甜文在线免费阅读无广告无弹窗

第1章 家徒四壁
“娘,求求您老救救薇儿!”  

怎么这么吵?  

叶薇觉得自己头痛欲裂。  

意识还没有完全恢复,依稀间只觉得周围特别的吵。  

她下意识的抬起手,想要揉一揉自己头部。  

可是她却发现自己浑身上下酸痛的要命,甚至连动动手指都做不到。  

叶薇记得很清楚,她是出了车祸了,当时她受邀在斯坦福大学做一个有关中医方面的演讲,在去演讲的路上,一辆车直接对着她就这么撞了过!  

叶薇还记得那司机通红的双眼,他根本就是故意的!  

这场车祸并不是意外,而老爷天有眼,让她捡回了一条命……  

还没等叶薇理清楚头绪,一阵斥骂声便传入她的耳朵——  

“老大媳妇你除了会哭还会点什么?你这是哭给谁看呢!?”  

一个苍老的女声粗哑而难听,激得叶薇太阳穴附近的血管突突直跳。  

那声音凶得很!  

“你要是敢再哭一下,就马上带着这讨债鬼给我滚出叶家!!”  

扑通一声,仿佛有什么人重重的跪在了地上,紧接着就是一个哀戚的女声响起。  

“薇儿已经昏迷三天三天了,再这么下去只怕是熬不过去了。求您老行行好,就给让我去给她找个大夫吧……”  

我去,现在是什么情况?  

薇儿?  

昏迷三天?  

说的是她吗?!  

等等!  

刚刚她的头太疼了,忽略掉了一个很重要的细节。  

刚刚她好像听到了一个称呼——娘。  

现代社会还有人会这么叫吗?  

所以眼前究竟是个什么情况?  

她又到底在什么地方?  

叶薇心中一动,隐约间仿佛抓住了什么,却不料一阵眩晕袭来。  

一段原本不属于她的记忆也零零碎碎的涌入脑海——  

这个身体的名字也叫叶薇,今年十五岁。  

她现在回躺在床上动弹不得,不是因为车祸,而是因为被青梅竹马的未婚夫退婚,对方要迎娶她三叔的女儿。  

她在羞愤之下上吊自尽。  

虽说被人中途救下了,但是身体里的灵魂却已经换了。  

叶薇只弄明白了一件事,那就是她穿越了!  

得出这个惊人,而且一点都不科学的结论之后,叶薇只觉得她的头好像疼的更加厉害了——  

原本的她是二十一世纪国际知名的中医大师,有着毒手神医的美誉,不管走到哪里都是人们争相巴结的对象。  

现在倒好!  

之前辛辛苦苦打拼攒下的名声家业成了泡影不说,还变成了为了男人退婚而上吊自尽的苦命秧子……  

她叶薇从来不缺男神级别的帅哥追求,温柔体贴、英俊多金仅仅是她挑选的最低标准。  

为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自尽,在叶薇看来是一件傻透了的事情。  

叶薇一边在心里疯狂的数着草泥马,一边悄悄的把眼睛睁开一条缝,偷偷打量着屋里的环境:  

白粉的石土墙壁,圆木的房梁,糊着窗户纸的窗棂,非常具有典型的农村特色。  

家徒四壁!  

叶薇的脑海里只剩下了这么一个词。  

好穷!  

穿越就算了,为什么她要穿越到如此穷的一户人家!

叶薇的心顿时凉了半截,一间不大的屋子一眼望去空空荡荡,几乎看不到什么家具。  

平时她没事也在网上看看小说什么的,对于穿越文还算是有所了解。  

一般书里的女主角穿越,都是王公贵胄家的小姐,吃香的喝辣的,可以过上无忧无虑的米虫生活。  

这种日子叶薇也想要!  

虽说她穿越前是著名的中医大夫,用自己精湛的医术在医学界混的风生水起。  

但说到底也是因为她是一个父母双亡的孤儿,从小被师父当做女儿一样的养大。  

她若是不努力点,又怎么养活自己和师父两个人?  

原本以为换了个地方,可以过几天舒舒服服的米虫日子,然后在心情好的时候,再出去济世救人,别让她这一身的医术荒废了。  

然而现实告诉明明白白的告诉她,她这一切都是在做梦!  

叶薇的头疼的厉害,但她还是很努力的想要弄清楚,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。  

一个面色阴沉的农村老太太端正的坐在屋里唯一的凳子上。  

叶薇靠着她那零碎的记忆,认出了这是原主的奶奶张氏。  

而这个身体的母亲王氏此时正跪在张氏的脚边。  

她因为婆婆之前的威胁不敢再哭,只是不断的苦苦哀求着张氏,让她给奄奄一息的叶薇找个大夫。  

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接受了原主记忆的原因,看着王氏这个样子,叶薇居然没来由的感到了一阵心疼。  

叶薇努力想要坐起来,然后想要告诉王氏,她已经没有事情了,让她不要再这么低三下四的求人了。  

然而她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,站在王氏身后的年轻女人却抢先一步开了口:  

“大嫂!我这人年轻心眼直,你也别怪我说话难听!你这动动嘴皮子就说要找大夫……你知不知道找个大夫要花多少钱啊?!”  

叶薇眯着眼睛偷偷看去,只见说话的妇人约莫三十岁上下,穿着一身水粉色褙子,她皮肤白皙,五官还算端正,只是修的细细的眉毛看上去显得有些刻薄。  

她说出来的话,跟她的人一样的刻薄!  

那个女人手里拿着一条略显俗气的蓝色手帕,手在不停的抖动着用那条帕子扇着风,一脸不耐烦的表情,头上的钗环首饰也随着她的动作叮当作响。  

叶薇努力搜寻着脑海里的记忆。  

眼前的这个女人,似乎是她的三婶蒋氏……  

叶薇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头。  

蒋氏不知道被自己议论的人已经醒了,此刻她正忙着对跪在地上的王氏冷嘲热讽:  

“我说大嫂啊,咱们老叶家就是一般的庄户人家,辛辛苦苦在地里刨食儿,一年到头能见到几个银钱?”  

“公中就那几个钱,还是思儿他爹在镇上给人当账房挣来的呢,他可是一个铜板都不敢乱花,每个月都拿回家来交给娘,好供养这一大家子人……”  

说到这里,蒋氏飞快的抬眼看了一下端坐的张氏,见对方眼中闪过一丝不悦,便连忙挤出一丝讨好的笑容:

“也亏得咱娘平日里过日子仔细,才算勉强够用,现在你还要给这个眼看就要咽气的小丫头片子请大夫,难道你想让这一大家子下半月喝西北风不成?”

紧接着她又看了一眼床上的叶薇,露出一个幸灾乐祸的笑容:“要我说,薇儿这孩子生下来就命苦,长了这么一张阴阳脸,走了也是好事,再说这事儿也是她自己作的,是死是活,还是听天由命吧……”

虽然以往的事情和自己没多大关系,但叶薇听到这里,心中还是忍不住涌起了一股怒意——

这个蒋氏太可气了!

原主好歹也叫她一声三婶,现在奄奄一息躺在床上,她舍不得花钱请大夫也就算了,居然还落井下石,对原主的母亲冷嘲热讽!

叶薇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刻薄的女人!

这么刻薄也不怕遭到报应!!

等等!

阴阳脸?

叶薇刚刚光顾着生气,忽然发现自己忽略掉了一个很关键的词语。

蒋氏说的阴阳脸是指的她吗?

然而根本就由不得叶薇仔细的思考这个问题。

蒋氏这话一说完,王氏就有了反应,她迅速抬头,双眼含泪的打断了蒋氏的话:“三弟妹,薇儿是我的女儿没错,她也是叶家的孙女啊,现在她这个样子躺在床上,你身为叶家的媳妇,怎么能说出不管她的话来?!”

王氏的话中带着三分的怒意,此时她真是又生气又伤心。

原本丈夫死后,她一直告诉自己,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要忍,权当是为了几个孩子。

但现实却和她想的不一样,她对家里其他人一忍再忍,但换来的是女儿被退婚无人做主。

叶薇羞愤自尽后其他人不仅冷眼旁观,蒋氏还对她可怜的薇儿冷嘲热讽!

这些人都忘了薇儿她爹在世的时候是怎么帮他们的了吗?!!

王氏忍不住悲从中来。

她挣扎着从地上爬起,踉跄着扑到床边,抱住女儿的身体绝望的嚎啕大哭。

“我苦命的薇儿啊……都是娘没用,娘对不起你……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咱们娘俩就一起去了吧……”

张氏在刚刚骂完王氏之后,就板着脸坐在椅子上,此时见王氏似乎放弃了哀求,转而抱着女儿大哭,她也终于有了动静。

叶薇毕竟是她的孙女,要真的放着不管任由她死掉,到时候周围免不了闲言碎语。

乡下地方可是最看重名声的了。

张氏站起身,对着屋外大声吼了一嗓子:“大丫头!死哪儿去了?!” 

她话音刚落,门外一个细细的女声响起:“奶,我在呢!”

叶薇先是一愣,随即明白过来。

张氏嘴里的排行全都是按照整个家族排的,这个“大丫头”指的是王氏的大女儿,也就是这个身体的姐姐叶荞。 

“让你上院子里把衣服洗了,你咋在门口偷懒呢?!”显然是叶荞回答的太快,张氏以为她偷懒,觉得不满意了。
第2章 一碗鸡蛋水
“奶,衣服刚晾上,我进来喝碗水。”叶荞没敢进屋,只是站在门口怯怯的辩解。

“让她干点儿活,这一天天的不是饿就是渴!事儿真多!”张氏皱了皱眉头,嘟囔了一句,随后又吩咐道:“你去冲碗鸡蛋水给三丫头……就拿一个鸡蛋啊!别想浑水摸鱼的占便宜!”

叶荞轻声答应着,随后,一阵脚步声渐行渐远。

张氏显然相当看不上大房的人,骂完之后,她才没好气的转头看着依旧在炕上哭泣的王氏。

“老大家的,你也别怪我这个做奶的心狠,家里的银钱也不富裕,经不起请大夫折腾,就像老三媳妇说的,总不能让一大家子跟着你喝西北风吧?”

“说到底这件事也都怪三丫头自己想不开,动不动就寻死觅活的,我让大丫头给她熬碗鸡蛋水灌下去,是死是活就看命吧……”

张氏觉得自己已经仁至义尽了。

对于张氏坚决不肯找大夫,蒋氏是相当高兴的,但听到张氏说让叶荞给叶薇冲鸡蛋水喝,蒋氏又不愿意了。

“上个吊还有功劳了?!一个小丫头片子,喝鸡蛋水管什么用?好东西全被她糟蹋了!”蒋氏唠唠叨叨的数落着,“要我说,我家老四最近念书辛苦,才正应该吃个炖鸡蛋补补身子,还有他爹,给人算账那么费脑子,也应该……”

“全家就你话多!我给你吃个鸡屁股能不能堵住你的嘴?!”

张氏听到蒋氏变着相的要鸡蛋吃,立刻“呱嗒”一下把脸撂下来,相当不给面子的训斥道。

“有那功夫在这里嚼舌头,不如赶紧帮老二家的烧火做饭去,眼瞅着就到饭点了,你还等着我这把老骨头伺候你不成?!”

说完之后,她又余怒未息的狠狠瞪了一眼蒋氏,看也没看炕上的母女两人,径自推门离开了。

因为男人叶海利在镇上给人当账房,现在算是家里唯一能挣现钱的人,蒋氏一直心气儿颇高,面对着两个嫂子也相当有优越感。

谁知婆婆却当着她最看不上的大嫂王氏给她没脸,这让蒋氏憋了一肚子气。

可就算她再怎么泼辣,终究还是不敢表现出对婆婆的不满,只能转头将怒火发泄在炕上的娘俩身上。

她拉长了声音阴阳怪气的道:“行……做饭去……自己男人辛辛苦苦赚的钱全得交公,人家天天翘着脚在家里吃好喝好的,还得让我伺候着……我这是什么命呦……”

蒋氏离开后,屋里终于只剩下炕上的母女二人,王氏此时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悲伤和委屈,抱紧了叶薇的身体嚎啕大哭。

“薇儿……我苦命的闺女啊……都是娘没用……”  

叶薇:“……”

闹心的人都走了,面对这样的王氏,叶薇是无论如何也没法再装晕了。

于是,她翕动了两下睫毛,缓缓的张开眼睛,首先映入眼帘的,是王氏端正秀丽的面容。

王氏看上去约莫三十多岁,给人的感觉相当温婉,可能是因为长期营养不良,外加心情抑郁的原因,整个人看上去显得相当的憔悴。

此时的她双眼红肿,哭得很伤心,就连怀中的女儿醒了都没有发现。

叶薇暗自叹了口气,想要提醒对方自己已经醒了,可是她刚要开口,喉咙间却传来一阵热辣辣的刺痛……

对了,原主之前是上吊被救下来的,这个时候脖子上有伤。

意识到这一点之后,叶薇忍不住心中暗自庆幸:

好在原主上吊的时候只是压迫喉管导致窒息,并没有伤及颈骨,否则的话,自己就是穿过来,估计也只有死路一条了。

叶薇听到蒋氏再三提到阴阳脸三个字,大概也猜到了,自己外表有缺陷,现在的处境也相当糟糕。

但是叶薇并不在意这些,可是二十一世纪人人争相巴结的神医,医术这门手艺可是真真正正的铁饭碗,哪怕是到了古代,也不愁没有用武之地。

更何况她学的还是中医!

叶薇相信只要自己愿意,完全可以改变先下的处境,在这个陌生的朝代将日子过得风生水起。

不过在此之前,她要先保证自己不被这个身体的母亲勒死。

真的是快没法呼吸了……

无奈之下,叶薇只能忍着身上的酸痛,用小指勾了勾王氏的衣角,又努力了半天,才勉强从嘴里吐出了一个沙哑的称呼:“娘……”

“薇、薇儿?”王氏闻言下意识的低头,这才发现女儿正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着自己,一时间竟惊喜的有些结巴,随后便再度抱着怀中的女儿嚎啕大哭。

只是……

哭归哭,能不能不要再晃她了?

叶薇真心觉得,再这么晃下去,自己真的要吐了…… 

“娘!你先把薇儿放下吧……她刚醒,禁不起你这么摇晃。”

就在叶薇濒临崩溃的时候,姐姐叶荞端着冲好的鸡蛋水及时赶到。

叶薇怀着感激的心情打量着叶荞,这个身体的亲姐姐今年只有十六岁,在家里的姐妹中排行老大,她长得和王氏有七八分相似,记忆中的性格也像王氏一样,温婉而柔顺。

可惜这种性格放在叶家这样的家庭里,就是被欺负的对象。

叶薇在心里默默的补充道。

叶荞见王氏依言放开了叶薇,便将手中的碗放在炕沿上,走过去帮忙扶着叶薇靠坐起来。

她的动作轻柔而缓慢,无形中让浑身酸痛的叶薇少遭了不少罪,叶薇忍不住用感激的目光看向这个在她看来还未成年的女孩。

王氏站在一旁,看着自己的两个女儿姐妹情深,忍不住鼻子又有些发酸:“那悦儿你就喂薇儿把鸡蛋水喝了吧,我去看看帮忙做饭。”

王氏用担心的眼光看向自己的小女儿,显然是怕她依旧想不开,不肯吃东西。  

如果是原来的叶薇或许有这种可能,可是现在这副身体已经换了一个人。  

被退婚什么的叶薇一点都不在意,她反倒是要谢谢那个退了她婚的青梅竹马,她可从来没想过要那么早嫁人。  

三条腿的蛤蟆不多见,两条腿的男人满大街都是。  

只要她在这个时代重新混出名堂来,到时候就不是别的男人来挑她,而是一大堆男人任她挑选了。  

叶薇已经信心满满的干出一番自己的事业来,又怎么可能傻乎乎的绝食?!  

叶薇朝王氏点了点头,当着王氏的面,想要拿起勺子喝鸡蛋汤。  

王氏这才暗自松了口气,擦了擦眼泪出门去了——  

张氏虽然松口给了叶薇一个鸡蛋,但是却没有说她可以留在房间里照顾女儿,要是一会儿再厨房看不到她,怕是晚上又少不了一顿骂。  

“薇儿,还是我来喂你吧!”叶荞看着叶薇准备自己喝汤,她赶紧将叶薇手里的勺子给抢了过来。  

叶荞端着碗坐到叶薇的身边,舀起一勺带着鸡蛋丝的清汤,轻轻吹了吹。  

然后把勺子送到了叶荞的嘴边。  

老实说叶薇上辈子山珍海味吃的都要腻了,像这种鸡蛋水放在过去她连看都不会看一眼,可是现在,她眼前的这碗鸡蛋水,却是得了张氏的恩赐,好不容易才能吃到的好东西。  

她很配合的张嘴喝了下去。  

没有任何调料,和清水差不多,还带着淡淡的鸡蛋腥味。  

但是喝下去之后,胃里却涌起了一丝暖流,连带着喉间的刺痛也缓解了不少。  

就这样,一个喂一个喝,很快就将这碗算得上是难喝的鸡蛋水,慢慢喝了个干净。  

没钱就没有话语权!  

否则的话连吃个鸡蛋都是奢侈!  

这是叶薇心中唯一的感慨。  

看起来她现在的当务之急,就是快点赚到钱来傍身。  

她可不愿意再受这一家子极品亲戚的窝囊气了。  

只不过想要赚钱的话,说难也难,说容易也算容易。  

凭叶薇的医术,随便治一两个达官贵人,随便就能赚到一大笔。  

但是现在的问题是,谁又会让一个没有丝毫行医经验,住在乡野山间的小丫头治病。  

这个方法叶薇基本可以直接放弃了。  

既然最简单的快捷的方法行不通,那就只能退而求其次,选择一个麻烦一点的方法了。  

好歹她学的是中医,各种中草药材她闭着眼睛都能认出来。  

不能帮人治病,那就只有采药换钱了。  

好在她这个地方是山野乡间,山里肯定有不少药材的。  

叶薇只需要抽空去山上转转,采一些草药回来。  

这个方法虽然不能让他们家脱贫致富,但最起码能够摆脱现在的窘境。  

对!就应该这么办!  

叶薇想着今后的打算,已经想的出神了。  

直到叶荞见鸡蛋汤喝完,掏出帕子给叶薇擦的嘴角,叶薇才回过神来。 

叶荞以为叶薇愣神,是因为想到了被退婚的伤心事。

她欲言又止的看着叶薇。

对于这么一个温柔体贴的姐姐,让从小就没有亲人的叶薇,心都化了一半。

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,叶荞的成熟懂事,让叶薇的心没来由的一阵心疼。

叶荞这个年纪,原本应该是最无忧无虑的,然而她却承担了太多不属于她应该承担的东西。


未完待续...

推荐阅读指数:★★★★★

丑女神医:农门太子妃》已出全文

如想免费阅读全文,添加微信公众号:简书文学 回复:《丑女神医:农门太子妃》 即可免费阅读全文《丑女神医:农门太子妃》

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coding.vip/?id=3223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